投稿邮箱:lycmnews@126.com

投资者爆料与越大投资发生配资纠纷 称300万元本金恐“打水漂
发布时间:2018-09-17 14:35:01   来源:证券日报   评论

A股市场震荡行情下,虽然配资公司的生意比以前冷清了很多,但仍有投资者通过配资“炒股”。因此,股票配资纠纷事件时有发生。

日前,有投资者向《证券日报》记者爆料,其通过与配资公司签订协议进行配资交易,却可能迎来血本无归的结局,原因是投入的配资本金被配资公司强行冻结。

徐辉(化名)经朋友介绍结识了做配资业务的宋某,双方(徐辉与配资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徐辉以自有资金500万元打入配资公司指定的账户,按照协议进行2倍杠杆配资;经过10个月左右的股票交易,在剩余投资本金还剩300多万元的情况下,配资公司突然将账户冻结,且初期未给出相应的理由。

这则配资纠纷事件转眼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但时至今日,徐辉投入的本金仍未索回。无奈之下,徐辉只能寄希望于法律。目前,徐辉已准备好相应的证据,找到律师向法院起诉这家配资公司——北京越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大投资)。

中国期货业协会法律顾问于学会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从目前的监管条例来看,股票期货配资并不在证券和期货监管范畴内,只能算是民间借贷行为。但如果涉及证券公司或期货公司暗中配合配资公司利用分仓软件设立子账户系统开展“类伞形信托配资业务”可能就会触及监管红线,因为监管层明确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与配资公司进行业务合作。对于投资者来说,配资提升了交易风险,并不提倡这种交易行为;就这起配资纠纷事件来说,能否得到法律的支持,关键在于协议本身是否合法。

最高4倍杠杆配资 资金账户被冻结

徐辉向《证券日报》记者说起这件事情的由来,仍然显得非常气愤,毕竟真金白银投入的500多万元(编者注:后来回撤到300万元)投资本金,目前很有可能“打水漂”。

“其实我们不是跟越大投资直接签的协议,而是跟它的代理商签的协议。”徐辉告诉记者,当时认识这位宋某(代理商)也是通过朋友介绍的,且给出的个人信用非常高,因此才轻信了对方的承诺,进行了配资行为。

据悉,这位宋某是越大投资在深圳市的二级代理商,宋某通过开发有配资需要的投资者,为越大投资代理配资业务,一般都是运用越大投资提供的股票账户进行操作。在越大投资提供的股票配资账户中,所配置的资金一般都是按照1:2到1:4等不同杠杆的比例进行的。投资者把劣后配资本金打到宋某指定账户后,宋某立即将劣后资金转至越大投资指定的银行收款账户,待双方资金到账后,越大投资只将交易权限给到投资者,但风控权限和资金划拨权限仍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们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按照合同约定打入了500万元劣后本金,一开始配资公司给我们推荐4倍杠杆的配资方案,但是考虑4倍杠杆风险过大最终选择了比较保守的2倍杠杆方案。期间交易股票有10个月左右,去年底和今年上半年行情还好,但是下半年行情实在不好做,所以仓位也保持在较低水平”。徐辉说,直到两个多月前,账户突然被冻结了,无法进行交易,更别提划拨资金了。初期,他找到代理商询问原因,代理商回答说是配资公司将账户冻结了,至于原因当时没有说清楚。

徐辉表示,在多次追问下,代理商才将原委和盘托出。原来一直以为自己操作的账户只是越大投资提供的子账户之一,还有其他投资者在同时期操作很多其他的子账户。今年6月底,由于当时A股市场波动剧烈,其中一个周姓客户的交易子账户为1000万元劣后本金配4000万元优先资金,操作“爆仓”了,亏损超出了劣后自有本金,且优先资金也损失了一部分。由此,越大投资将该代理商其它几个子账户全部冻结了。据徐辉从代理商那里了解到,其中一个50万元本金3倍杠杆配150万元优先资金的客户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账户突然被冻结不能正常交易,交易期间不仅没有赚到钱,里面剩余的30多万元本金也拿不回来。目前该客户也在寻求法律援助,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要回自己的剩余本金。

对于这种说法,徐辉表示不能接受。“我们和其他投资者的账户都是单独操作并没有爆仓,出现问题的是周姓子账户,没有理由将我们的账户一起冻结,而且这部分的资金跟周姓子账户又没有任何关系。”

《证券日报》记者随后找到了越大投资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他表示,公司签署的合同是与代理商签的,至于代理商跟下面子账户与投资者的协议情况一概不知也不管。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也不能够完全肯定这些子账户是由多个不同的投资者操作,还是由代理商控制下的同一个人操作;这也是将全部账户进行冻结的主要原因。

据悉,代理商也向徐辉出示了他与越大投资实际控制人宋某的业务微信聊天记录。聊天记录显示,周姓客户一开始是想用1亿元的劣后资金配4亿元的优先资金,由于当时越大投资的资金额度一时没调配过来,就先用1000万元劣后资金配置4000万元的优先资金。整个过程他只作为代理居间角色,由于单笔配资金额较大,配资期初就由越大投资对周姓客户后续将要买入的那些股票进行提前审票,并且也提供了交易子账户让客户交易。无论从沟通流程或者是从实质情况来看,也说明越大投资作为实际的风控主体已经充分了解并认可了周姓客户配4倍杠杆进行股票交易的潜在风险。代理商本人只是正常赚取息差,与越大投资之间也没有签署任何针对周姓客户的相关借款或担保合同,不可能也没有义务对周姓客户的爆仓损失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越大投资更没有理由冻结其他投资者子账户的资金,并以此作为借口冻结其他投资者的本金。

这位宋姓代理商表示,他为了维护自身和其他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也已经将其过去与越大投资所有的业务往来、银行流水和微信聊天记录去做了司法公证,以免越大投资“张冠李戴,歪曲事实”。

投资者质疑 投资盈利被做“做手脚”

 

事实上,在账户被冻结之后,徐辉在长达两个多月的交涉中,逐渐发现账户资金在卖出交易过程中时常会有被扣款的情况。“刚开始我以为利息和手续费的扣款,但通过协议中的规定换算,扣款资金明显不对。”徐辉说,两个月前通过交易资金流水记录才发现有一次操作卖出股票交易总金额为128万元,但待到盘终资金划拨的时候就变成了111.5万元,其中的16万多元不翼而飞。

徐辉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后来在账户资金流水中发现,每次股票卖出时若该只股票亏损则大部分交易记录显示资金流水正常,若该只股票有盈利时则都会被不同程度比例的扣款。徐辉称,越大投资有可能在投资者日常交易过程账户上“做手脚”,在利用投资者面对日常股票行情波动、投资组合净值随时变化没法对单只股票逐一精确计算,以及复盘监控的特点,对投资者账户里的资金进行悄无声息的“恶意扣款”。

上述代理商表示,其他投资者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有些投资者的一些盈利扣完之后就会少赚或基本不赚钱,但是投资者账户里的股票有的涨有的跌,净值每天在不停的波动,根本不知道自己账户里的现金正在被“悄悄划走”。有可能是越大投资利用后台的风控系统和分仓软件系统操控了这一切,越大投资的代理商遍布全国,这种现象应该不仅仅针对他代理的投资者子账户实施,有可能其他代理商涉及的投资者也被“悄悄扣款”直至现在还没察觉。

对此,越大投资的高管表示,之所以对账户进行扣款,是按照每天的利息和手续费进行操作的,其中也包括了投资者的税费等,至于扣款数额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而徐辉的这则配资合同里并没有任何约定表明越大投资有权利对盈利股票进行后端分成。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发现,一般配资公司的主要盈利集中在配资利差、交易佣金、利息收取等方面,但收费标准一般都较高,有些配资协议还会对盈利部分进行抽成。

据徐辉介绍,越大投资的收费标准同样也不低,通过历史交易记录显示,越大投资对徐辉每笔的交易佣金是按照0.3%的比例进行收取,与市场上一般每笔万三的交易佣金整整相差10倍。越大投资通过批发的优先资金成本为年化利息6%(平均每月资金成本利率为0.5%),如果通过分仓子账户直接配给投资者利息一般为月息1.0%-1.2%,即年化12%-14.4%,保守综合利率全部按照最低的12%来算,越大投资配资的年化利差也有6%。如果通过代理渠道配给个人投资者,越大投资给代理商的资金成本为年化利息9%;该模式下,越大投资年化利差为3%。根据越大投资开展业务时宣称配资规模超百亿元来换算(按照100亿元估算),单凭利差收益每年有利润3亿元至6亿元。

徐辉表示,这还不包括交易佣金方面的费用。越大投资从事配资业务账户由于资金规模巨大,单只产品规模最少都不低于1.5亿元,其与券商合作时交易佣金较低,一般为0.03%,但是收取投资者交易佣金很高,为0.10%-0.3%(该佣金可以在越大投资的分仓交易系统中,由风控设置在子账户进行股票卖出时直接先行扣除),中间有0.07%-0.27%比例的交易佣金差可以作为佣金来源。按照配资投资者平均每个月买进和卖出各一次保守估算,每年越大投资100亿元的配资规模,可以带来100×2×12=2400亿元的交易量,扣除券商的2400×0.03%=0.72亿元佣金成本,越大投资的佣金收入保守估算至少为2400×(0.1%-0.03%)=1.728亿元。

在徐辉看来,越大投资的实际收入远不止这些。“投资者与越大投资签署的配资合同里没有任何约定表明在除了利差和交易佣金差之外还具有其他收费权力,但由于使用自身开发的非法配资交易软件出借证券子账户给客户使用,公司后台风控和IT技术人员可以在配资客户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对子账户卖出股票时进行不同比例的后端提成。”

“一般这些扣款比例为卖出总收入的0.1%-13%之间不等,暂无规律可循。”徐辉说,越大投资将税务新规出台要收取证券投资收益增值税作为理由,但事实上,新规规定税费标准为盈利部分的3%,但是越大投资最高收取比例为卖出交易总金额的13%以上(并非盈利部分的13%),明显高于法定比例;又或者推脱说后台系统一时出错。遇到据理力争的客户,越大投资或许会进行重新核算“返还”部分收益给客户,但如果由于股票波动在卖出时没有注意到,这些潜在应该属于投资者的合法收益,有一部分就被越大投资扣走了。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徐辉提供的历史交易记录明细计算,他交易期间共有165572.34元被扣掉了,这部分资金占原始交易额比例的12.87%。这样高比例的扣款,即使扣除3%应交增值部分的税费(卖出收益-买入成本的超额部分收取3%,而非全部卖出收益收取3%),相差甚远。

配资是否合法难界定 投资者应保持风险意识

股票和期货配资是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应运而生的。业内人士表示,在股票市场上,资金持有者和资金需求者通过一定的模式结合起来,共同发展,逐渐形成了股票配资“新变种”。

有金融机构高管表示,“投资者与配资公司签订的合同属于民间借贷合同,属于个人对个人的合同,从合同和借贷关系来说是合法的,但对于配资的合法性关键在于合作中签订的流程,资金划款流水和交易账户的真实性。“从徐辉与越大投资的配资纠纷事件来看,出让股票交易账户可能是违规的,在这个基础上“巧取”投资者部分盈利同时冻结投资者的资金,这就涉及违法和诈骗了,违规又违法,显然对投资者来说造成的损害很明显。”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股票配资使用的是他人账户,由第三方持有身份证去证券公司开户,这个第三方并非股票配资者指定,而是由出资方指定,因此风险较多,投资者应当注意。如果投资者不能获得密码进行股票操作,容易产生纠纷并难以解决。

责任编辑:赵阳

相关热词搜索:越大投资

上一篇:玖富情侣档员工套取公司15.3万,套现骗贷192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

《旅游传媒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旅游传媒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旅游传媒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统一邮箱:lycmnews@126.com 在线QQ:1327821137
旅游传媒网 版权所有